Wheelchairs。

因为是轮椅所以饲养起来非常困难。
以及,没有任何拯救世界的方法。

我增加一句话。
“神仙爱情。”
然后删掉,改成――
“阎王爱情。”
似《Let there be Illumi》嘚REPO
全程无剧透,但是鉴于没买到的朋友是真的就没买到了如果有人想要看我可以发送图片?不过这个需要原作者允许的so其实不太现实……
感谢代购的白颜小姐姐发了顺丰我居然这么快就收到了。

赞美所有老师――太好吃了,我看完一阵悔恨,我怎么这么快就看完了呢!我没吃够啊!我好饱可是我还想吃,请撑死我!
看到目录的作者名字大概也知道了我圈顶梁柱多么不容易,哪怕大家都是踩线完成的也很了不起了……无论是图还是文,构思都非常巧妙,而且好几位老师都是完成了2+作品的,真的很辛苦。
因为我个人关注文手比较多(当然画手老师也有关注但是可能一下子分辨不出来!),好几篇文都是看到第x段立马确定了是xx老师的作品,说不定xxx老师也提供了脑洞之类的……除了“好吃”之外就是,泪流满面,这种温馨的感觉……
文和画都很引人深思?很多都是高速推理停不下来或者死扣细节生怕漏了哪里的。过瘾的同时也感慨各位老师的用心。
最后的西伊分析报告以及大哥出场整合,可以说非常符合我的预想了,一边看一边点头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

我以为我吃的cp除了GGAD以外这辈子都不会有官方敲锤的,西伊简直让人热血沸腾。
朋友提出:你就不怕这是flag?的时候我非常兴奋地回答:没关系啊反正大家都是变态(?)便当是很正常的!
西伊之间就是那种,热烈复杂的纠缠,死亡而已,怎么可能斩断他们的纠葛,希望FJ能身体棒棒继续跟进!

想要到达人间尽头。

Roseeeeeeee·LoFoTo:

一号公路上的流浪汉和他的小兔子们(续)

想着有一天自己也可以有这种心情这种毅力,走过这条绝美的公路。

Shot in Bixby Creek Bridge,

Highway One,California.

 

我会尝试着去接受世界。

但能想象吗,此刻我已热泪盈眶。

存档。

我依旧在思考着如何才能安稳地死去。

谷地是干涸的火焰,寂静是唯一的色彩。

让我躺在船上,流在梦里,再也不见到所有事。

放下不安,没有疑虑,勿说抱歉。

天际的水光合起我的骨骼。

我自由了?

这个中央庭大有问题

我常常思考的便是,什么时候是个头。

没有目标的漫无目的地游荡在人世间。

我和世界隔了一层膜,你知道那是什么感受吗?

实际上生生死死的恐惧在梦里我已经体会过了。

每一次醒来的时候不是劫后余生――是茫然。

我难以,难以面对生活。

多奇怪啊,人们如何快乐,我被自己隔离了。

忧心的是一样的,恐惧和麻木是成倍的。

我已经替换了很多信仰,无用,都会弹回现状。

可我只能活着,我只能活着。

这个事实多么可喜,又实在可悲。

也许我会溺死在水里,在许多年的皮肉溃烂以后。

爱叻。

GG,指挥使柔骨无玩脱了。

这几天还是刷卷子好了。

假条

我这几天真的就是在打脸之间不断循环。

实际上,都知道我这个人不服管,这假条上的东西真不一定管用。

一月五号六号要考试,今天一睡醒试卷就送到我房间了。

考试要紧,就先不写文了。


预备写的文如下(不一定会填):

夜卡带旧幻影组娱乐圈现趴

夜卡颜色废料

伊斯卡里奥性转现代AU

赛斯性转现代AU

圣星教会全员性转原著


不要抱着期待等,管挖不填是我的本能。

莫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