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elchairs。

因为是轮椅所以饲养起来非常困难。
以及,没有任何拯救世界的方法。

国庆到了该说相声了

tips:OOC可能,供君一乐而已,不喜退出即可。


速推相声。

阅读过我曾经的作品,觉得可以接受的话。

请直接开始。

没有什么cp,但如果感觉到雷的痕迹。

请退出。

准备好了吗?

那么。

开始。
  
  
  达尔维拉:各位指挥使、神器使以及黑门生物,大家晚上好。
  
  钟函谷:今儿个啊大家都是千里迢迢,盛装出席,一掷千金,同一个世界同一个国,国庆放假挣钱多,多来不嫌少欢喜,喜气洋洋过新……
  
  达尔维拉:停。
  
  钟函谷:怎么就停了啊,我诗还没作完呢。
  
  幽桐:好了好了,达尔维拉的意思是现在离新年还早着。钟老板要是拜早年,就该被人抓住作者每次不会写开头,只能用拜早年糊弄人了。
  
  钟函谷:嗯,有道理。总之呢今天就由我、达尔维拉、幽桐、晏华还有赛斯给大家带来的――
  
  幽桐:什么,赛斯他在吗?
  
  钟函谷:哎呀,还真不在,这可如何是好啊!我这一把年纪了本身就记不住台词。好不容易记住了,人丢了,你说说这叫什么事嘛!
  
  达尔维拉:那咱们今天表演什么。
  
  钟函谷:别问我,问你们晏华去。
  
  晏华:咱们今天给大家演示的是《巧用属性压制雯梓八》,幽桐,箭满上。
  
  幽桐:好嘞――
  
  钟函谷:等一下!
  
  晏华:怎么。
  
  钟函谷:咱们现场有两个灵系,你怎么针对我呢?
  
  幽桐:唉,钟老板,谁叫你挡了大家的路呢。因为你,大家不能攻略雯梓;因为你,大家经受殿堂折磨;因为你……
  
  达尔维拉:欺骗了大家的感情。
  
  幽桐:嗯,我正好没想到形容词,这个刚好。
  
  钟函谷:言归正传吧,你们这再怎么不满意我也不能篡改剧本。
  
  晏华:那好,各位,拿到中央庭给大家发的奖金了吗。除了两位指挥使其他人都没有举手,大家还得加把劲,努力工作啊。
  
  钟函谷:嗬,还是晏华厉害。
  
  赛斯:嗯,讲的和年终总结似的。
  
  钟函谷:这和拜早年有什么区别。
  
  赛斯:有的,国庆不用打爆竹。
  
  钟函谷:那是……咦,赛斯,你什么时候来的?
  
  赛斯:我一直都在的,就在下头。扶着席兹泰坦还有猎犬,给他们找到了座位,给猫顺了毛,和伊斯卡里奥喝了杯茶,还有……
  
  钟函谷:得了吧您嘞!你这不是来演出的是来做义工的吧!
  
  赛斯:可别。华仔快讲完了,咱们快准备好。
  
  晏华:……如此,祝大家节日快乐。高高兴兴回家,平平安安上班。我的发言到此结束。
  
  幽桐:你……是不是有什么说反了?
  
  晏华:没有。
  
  赛斯:唉,不愧是华仔。
  
  达尔维拉:你们就没有别的可讲了吗?
  
  钟函谷:对啊,我们不是还有剧本吗?
  
  幽桐:时间不多了,还按原先的剧本来不及了。
  
  赛斯:莫慌,让我来。就算是补补上半场没发言的遗憾。是这样,在座的各位,大家都知道咱们交界都市最忙碌的角色是谁吗?
  
  幽桐:不是晏华吗?
  
  晏华:不是我,我不巡查的。
  
  赛斯:对对对,就那位举手的席兹。就是他。
  
  达尔维拉:我知道你要讲什么了,我来吧。
  
  晏华:别看了,他是看不惯你夸大事实。钟老板麻烦往前站一点,倒在地上,对就是这样。 那天赛斯就是这么一个人把席兹打趴下的。
  
  幽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是辅助吧?
  
  达尔维拉:是个不一般的辅助。
  
  赛斯:你这么夸我我还有点不好意思……
  
  钟函谷:我可以起来了吗?
  
  晏华:可以了,直接飞起来,然后降个光束。
  
  钟函谷:你这是强人所难啊我告诉你!
  
  赛斯:唉,你们还是消停点吧,我看你们夸大的比我更严重!这样,既然今天是国庆节,那么我们来说说我们为国家做的贡献吧――我先来,我平时尊老爱幼乐于助人是热情善良的好神官。
  
  幽桐:贡献谈不上,但我觉得我那微不足道的荣誉还是给国徽挣了一道芒的。
  
  晏华:我是公务员。
  
  钟函谷:我自觉交税了。
  
  赛斯:……唉,感觉和你们没话讲。这儿还有一个,也是灵系法师,达尔维拉有什么要说的吗?
  
  达尔维拉:贡献?
  
  赛斯:对对对,很普通的也行。
  
  达尔维拉:我为国家去宗教化贡献了力量,你看我的阿撒……
  
  赛斯:…………拉倒吧您!
  
  END

评论(4)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