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elchairs。

因为是轮椅所以饲养起来非常困难。
以及,没有任何拯救世界的方法。

黑沼老师和他的女朋友

  凌晨五点,你道如何。
  “关关,再睡一会。”纤柔的小手扯了扯男人刚穿上的衬衫衣角,嘟哝了两声。而刚爬起来的黑沼时关却忍不住叹了口气,弯腰低头嘴唇凑近女朋友的耳边磨蹭了一下。
  “学生很早就到校了,我还得备课……下次放假的时候再陪你好不好?”
  女孩闻言没再说话,手缩进被子,把自己裹成一团,像个蚕宝宝。一大团拱在床上,黑沼怎么看都觉得她生气了。
  真想死在她身上。关门前瞟了眼床上的隆起,他这么想到。

  五点还是很早的,至少黑沼出门时街上还是那么零零星星的几个人。
  冬天嘛,哪个傻逼会起那么早。
  然后黑沼时关这个傻逼就拦了个的士去他新任教的学校了。
 
  “请大家翻开课本……”
  学生都很可爱。虽说和他的女朋友小燃比起来还有点距离,但在作为老师的时候学生绝对会是最可爱的。
  “老师,我有问题。”
  “同学请讲。”
  “老师今天难道不和女朋友约会吗!”
  “这个……现在是上课时间,不予解答。”黑沼的眼角抽了抽,太敏锐了,这些个学生。

  下课铃响时,黑沼时关收起课本,对下面的学生说:“今天本来还要讲概率的,不过老师还要和女朋友约会,下午的课就由体育老师来上了。现在,下课。”
  黑沼走出教室,果不其然,听到一片欢呼声。

  花美,人也美。
  当黑沼时关捧出一束花送到泉井燃面前时,泉井燃狠狠地打了一个喷嚏。
  “。抱歉”
  黑沼时关收起了花,仔细端详了女友的脸庞,拿出手帕拭去她眼角的生理泪水,总觉得有点奇怪。
  啊对,这里。
  手帕停在了脸颊上的某个地方,黑沼时关突然挪开手捧着她的脸亲了上去。
  “喂,街上还有人。”
  她这么说着,绯红从触碰处蔓延到了耳根。

  一响贪欢,夜半三更。
  黑沼时关彻夜未眠。
  女友温顺地趴在他身上,腰上还搭着他的手。
  “呐,小燃。”他撩起一缕她的发,送至唇边轻吻,发出短暂地一声,啵。
  “你知道我怎么对那个渣滓的吗。”
  没有任何声响。
  哈,我只是轻拧了一下他的脑袋。
  他再次低头,向着自己的情感效忠者献上虔诚地一吻。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