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elchairs。

因为是轮椅所以饲养起来非常困难。
以及,没有任何拯救世界的方法。

Wayne和Noah没想好标题的小故事【还没修改?】

又名《斯塔那之死》《帝兰总是不出场》《威恩:宝宝委屈,但宝宝不说》《诺亚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等。

一个蛋糕引发的血案。

……也许。

1.

  威恩正坐在甜品店的柜台后,熟练地给纸盒上缠上丝带,在封口处别了一朵装饰性的花。

  他站起来,拎起包装精致的纸盒,双手递给了面前的少女。

  “一共三十羽贝,感谢您的惠顾。”

  少女面上的笑容变得更加灿烂,道了声“谢谢威恩先生”,付了羽贝,接过自己定制的甜点。在走到店门之前回头看了好几眼,才肯推门离开。

 

  这已经是威恩在这里工作的第三天了,这家店的营业额几乎是直线上升。

  甜品店的玻璃门面使得威恩可以清楚地看到正处于春日气氛中、因他而在店门口驻足的女性,以及一小部分男性。他眨眨眼,温柔的笑意泛在他眼眸中那一片碧海波光之上。门口的几名女士终于抵不住甜食,或者说其他什么的诱惑,推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欢迎光临,美丽的女士们。”威恩弯起了眼眸,整个人仿佛自带圣光,“今日抹茶蛋糕八折优惠,不来尝试一下吗?”

 

2.

  威恩说他的魔法药剂研究遇到了瓶颈。

  这个话很久以前威恩就说过了,所以突然停下实验来,谁也没说什么。威恩自己也没多大心理负担,向帝兰请示给批了个假就优哉游哉地跑了。

  

  凌风很是见不得威恩闲下来以后那副小人得志的样子。他拉着威恩跑去了商业街,说是要给他找点事情做。

  凑巧,某个以前是琳娜学生的甜品店店长,在听说琳娜老师的朋友想要找工作的情况下,主动找上门来,表示希望威恩可以去帮帮忙。

  “肯定会搞砸的。”凌风表现出一副十动然拒的模样。

  “不不不,我又不是叫你……”年轻的女店长说,“我还是比较相信威恩先生一点,你知道的我们店最近有人辞工,我一个人忙不过来。但我们店的工作也不是很麻烦,就是呆一段时间而已。一招到其他店员威恩先生你想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不走也可以。再说了,我之前就听闻威恩先生热爱料理,那您肯定……”

  凌风还没来得及阻止,便听见身旁的威恩温和地应了一声:“好,能帮助您是我的荣幸。”他顿时想抄起剑先给威恩捅一下,再给自己来两刀。

 

  总之,这就是威恩坐在甜品店柜台后的原因了。

他对于目前的状态非常满意。尤其是在他答应凌风不在甜品店内研究料理,而相应的,他安分多久凌风就要品尝多少份他做的料理之后。

 

3.

  诺亚停住了脚步,看向目的地,眼神凝重。

  透过玻璃,他看见一个面容清俊,优雅温和的银发男子站在那家店的柜台后面,灵活地给台子上缠着丝带的纸盒绑了个蝴蝶结。

  此刻他的心情是非常复杂的。平日里见到他,诺亚虽然不怎么会回应他,但也是比较开心的。但是今天,他忽然开心不起来了。

  诺亚抬头确认了一遍店名。在店内那个人传来一个关心惊喜又夹杂着不解的目光之时,他……往后退了两步,就走掉了。

  不去想那人有什么反应,诺亚只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

全奥雅最好的甜品店。

  诺亚感觉他和斯塔那友情的小船真的是要说翻就翻了。

  

4.

  甜品店是斯塔那推荐的,也的确是全奥雅最好的甜品店。

  

  毕竟那么多年好友,在诺亚甩着黑被单闯进圣殿喝茶时,斯塔那已经感受到了诺亚有些复杂的小情绪。但诺亚依旧是那张万年不变的面瘫脸,所以斯塔那并不知道诺亚心中是有好几只月光鹿在乱撞呢还是好几只特蕾莎在乱叫呢……啊不对,是怎样的惊涛骇浪啊!

  “怎么了,诺亚?喝杯茶慢慢说……那里的甜点还是不合心意吗?”

  “不是。”

  诺亚少见的迅速回答了他。且在他再次提问前就说清楚了是怎么回事。

  “威恩。在那里工作。”

  茶杯啪唧掉到了地上,之后神羽圣殿便是一片安静如鸡。

 

  这回轮到斯塔那神情复杂了。

 

5.

  威恩好委屈。他的男朋友站在店门外看了他一眼就走了。他好难过,这么多人围着他,诺亚醋都没醋一下就走了。你说他委屈不委屈,难过不难过。

  斯塔那拍拍他的肩膀,表示如果不是他的饭做的太难吃,诺亚也不至于留下这么大的阴影啊。

  威恩瞪大眼睛看着他:“难吃嘛!真的很难吃吗?你试试看吧肯定不难吃。”说着不知道从哪里找出一碟看起来没什么问题的抹茶蛋糕,硬是塞进了斯塔那嘴里。

  斯塔那感觉威恩的手劲不知道为何变得出奇的大,他被捂住了嘴只能吞下去。过了片刻,斯塔那的脸色由白转青,由青转绿,由绿转红,由红转紫,最后一阵天旋地转,倒在了地上。

 

  威恩也是一脸懵逼。他连忙联系了洛奇儿神官和琳娜。

  而且他更委屈,更难过了。

 

6.

  出了这种事,威恩立刻被神殿内的几位勒令离职了。

  而另一边,正好招收到一名店员的女店长,正忙着应付一群追问威恩信息的客人。得到其离职的消息后,几人都失望万分,甚至还有年龄较小的女生小声啜泣了起来。

  “那店长,在哪儿可以找到威恩先生啊?”有个女顾客还是不死心,问了一句。其他正准备离开的人也竖起耳朵认真等待店长的回答。

  “哦,你想见他啊。报考安琪拉学院后参加职业联盟的考试就行啦。不过你的年龄已经不能报考了。”

  闻言,几名过了一定年龄的女生真真是败兴而归。而刚刚还在掉眼泪的小姑娘笑了,她擦擦眼泪,走出店门就往奥雅之都的方向去了,估计是想尝试一下。

 

  “就这么说出来真的没问题吗店长?”

   店长摆了摆手,说:“安心啦安心,你以为职业联盟多好考啊。那么累的训练和任务不太适合春心萌动的小姑娘,她会离开的。”

7.

  当诺亚被灵敏度满值的琳娜带来案发现场时,凶手看见他立马摊开了手,一脸无辜。在琳娜专注给倒地的人刷新状态时,洛奇儿也刚降落在店门前。

  诺亚挪到了威恩身边,侧头看他。威恩则扁了扁嘴,像个小孩子一样扯了扯诺亚的衣角。

  威恩有些小小的沮丧,说:“我也不是故意的,谁知道他个魔剑士对魔法药剂的反应这么大……我没给他吃不好的东西。”

  “成品?”诺亚伸手在他衣兜里找,果不其然找出两支装着绿色液体的玻璃管,且液体的颜色和前段时间还放在桌面上的抹茶蛋糕颜色相差无几。于是诺亚继续盯着威恩,看得他脸上泛起红晕,才移开目光。

  

  诺亚对两位搬走斯塔那已经驾着天马飞上天的女士挥了挥手,游开口对威恩说:“没收。回神殿给你。”

  威恩点点头。他其实这次没遇到什么瓶颈——都研制完成了哪来什么瓶颈啊。只是想放个假休息休息,顺便找凌风试验一下,仅此而已。没想到先给斯塔那用上了。

  走吧。

  诺亚捉住他那只还扯着自己斗篷的手,轻轻拉了拉,把他往门外带去。

 

8.

  他们沿着商业街一直走,一直走,走下某座桥时,已经七点过半。

  黑夜映染的水面上,几艘船只正向附近的岸边驶去,水纹泛着波光不知指向的远方是何处。

  这附近有个并不热闹的码头,但那些从不同国家、地域,包括一些从幻影帝国几经辗转而来的魔法材料,都从这里登陆。诺亚和威恩因为自身职业的原因,都对这里比较熟悉。

  “这里已经买不到晶石了。”诺亚说,“来这里干什么。”

  威恩笑笑,撑起身子翻过身,坐在了岸边的栏杆上。他把手上一直提着的蛋糕盒子放在腿上,好像要拆开,但只是把手搭在了盒子上。他问诺亚:“我做的东西是不是真的很难吃。”

  “是。”

  “那如果我跟你说这个是我做的蛋糕,你吃不吃?”

  “吃。”

  “所以我带你来这里吃蛋糕了……你看。”他将飘带一扯——又是抹茶蛋糕。诺亚看得有点头皮发麻,但还是拿起旁边的刀切下一小块吃了下去。

   没有想象中奇奇怪怪令人难受的独属于威恩作品的口感,这就是一个抹茶蛋糕。

   这不是你做的蛋糕。诺亚等着威恩开口解释。

   “你不是想吃店里的甜点嘛,我做的又不好吃。”威恩耸耸肩,看起来好像不太在意自己的手艺好坏与否,“所以离开时我没要报酬,叫店长送我一盒蛋糕就好。诺,你现在吃到了,全奥雅最好的甜品店的抹茶蛋糕,好吃吗?”

   诺亚点头,好吃好吃。他招招手,示意威恩过来一点。

   威恩倾下了身子,蛋糕被他拿开来,放在石栏上。

   一个显而易见的吻。

   威恩感觉诺亚好像笑了一下,但他的感觉不太真实。诺亚除了轻轻笑了笑,他还说。

  “其实比起蛋糕,你比较美味。”

 

  然后蛋糕不开心了,啪唧一下掉进了水里。诺亚悔不当初。

END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