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elchairs。

因为是轮椅所以饲养起来非常困难。
以及,没有任何拯救世界的方法。

暴风雨中的脑洞

     这里是一个废弃的教室。教室外面是走廊。


     这里是一个废弃的教室。教室的另一个外面是狂风暴雨。


     一群学生看看走廊,看看暴雨,不知所措。




     门把手坏了。


     打不开。


     一群人骂骂咧咧使劲踹门,可门啊,纹丝不动。



     他庆幸门把手坏了。




     从这里跳下去吧,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他对着同样被困在这个废弃的教室里,三十多个和他相同年纪的学生们说。他们都觉得他疯了,这里是五楼。五楼,知道这是什么概念吗。跳下去可以直接把你摔地脑浆满地,暴雨一冲还能分尸那种。


     他当然没有疯。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个教室外面有多少怪物。可正是因为他清楚,他什么都不能说。


     且这绝对只是暂时的安全。




     这里同样有一个疯子。一个真正的疯子。


     谁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呢,总之她听了泉井的提议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我觉得,这个方案可行。”


      她身边与她个子差不多的女生开始劝她,大致意思是不就是门锁打不开了么总会有办法出去的,何必跳下去找死?


      谁知她撩撩头发,把脸颊旁的发丝顺到耳后,仿佛是没听见女伴说的。撸起袖子脚往后一蹬,做了个冲刺越过桌椅跳上了窗台。




     少女站在两层楼之间的装饰横梁上,狂风怒号雷雨倾盆似乎真的对她没有一点影响。如无节奏的鼓点般的雨声击打着他的耳膜,他看着她,忍不住大声叫喊。可是她听不到,她什么都听不到。她只能看到他的嘴不断开开合合。


     “没关系的噢泉井。”她抬头努力放开嗓子对他说,“我绝对绝对会活下来的!待会如果我安全下来了你也要跟着下来,要小心。”




     当她顺利到达四楼的窗顶,从上面翻进教室时,她抹了抹脸上的雨水。


     长吁一口气,她把脑袋伸出去,朝上面大喊。


     “泉井泉井!你快下来!”


     他当然也听不到,但他一直在注视着她。自然明白了下面是安全的。


     于是他纵身跳了下去。


     ……


     过程就不多说了,总之她把他拽上来的那一刻,他真的觉得她很美。



     

 这次的危机,也算是蓄谋已久。


      窗外的怪物冲进狩猎场,啃噬着不肯离去的食物,吃的可欢。这本来就不是针对聪明人或者疯子的陷阱,因为他们最爱吃笨笨的傻傻的人类学生啦!绝对不是因为被其他人类坑过。




      少女一个踉跄撞进了泉井怀里,差点真的把他撞下窗台。


      扶稳她,泉井斟酌了一下,尽力让自己的声音柔和一点,询问到:


      “你是知道五楼有什么东西吗?你是谁?那个……你叫什么名字?”


      少女揪了揪长裙,地上留下一地水迹。她抬头,答非所问到:“你是要泡我吗?”


      “这个……”


      “没事我答应了,新男朋友。”


      “???”



      这次的危机,最后只是让两个学生谈了场恋爱。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