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elchairs。

因为是轮椅所以饲养起来非常困难。
以及,没有任何拯救世界的方法。

家书

……

当我感觉到活着很无聊的时候,在王座上的记忆已经日渐模糊。听不清的呐喊和扭曲的面容使不可追忆的事更加摸不着边际。

对于我来说这实在是一件有些让人不太开心的事。就类似‘我的幻影帝国何时变成了什么什么联邦共和制’这种问题我还能上网查查,我们公司的秘书长还有副总裁等等为什么这么眼熟,这就属于不得而知的问题了。毕竟现在的下属能力不比以前那几个家伙诶……

世事纷杂,很多事我都搞不太懂。所以考虑如何踏上死亡这个新的征程变成了我目前的新问题。活的太长,生命之于我、世界之于我都已索然无味。但死亡的方式,我觉得还是慎重点好。

举个栗子吧,类似同事的‘快点把秘书长转到我个人手下,你一个人批文件批到死吧!’这种死法是坚决不采纳的。而公司隔壁的心理医生说我需要一个引路人,我觉得他比较有经验,应该靠谱。可我不认为楼下宠物店的那位能够解决我,更何况一般死神。所以我想到了你。

可追寻的路坦荡如砥,我想你的记忆力一定好过我,能记得起我的样子。无论如何这次我都想你来接我。

所以到最后我的意思希望你能够明白。这是你最后一次赎罪的机会了。我也希望你在挣扎片刻后能记得回信。我很期待你的回信,且这封回信,务必亲自送达。

                                                              最好直接从办公室把我带走

                                                                                                     夜修罗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