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elchairs。

因为是轮椅所以饲养起来非常困难。
以及,没有任何拯救世界的方法。

听诺亚讲故事的脑洞 诺亚话很多的OOC预警

更深露重,我走上楼。编辑部年轻又阴沉的部长诺亚还扒在电脑桌前不停地修改文件。我想起楼上董事长一脸严肃地递给我信件时的话,又瞄瞄在灯光下更加阴森的苍白面庞,不禁咽了咽口水。

“……烧完信拜三下赶快回来,待会死了我也没办法。”他说,“你知道的,最近就是清明节。”

我不由得加快了步伐,三步并作两步飞速走向办公室。经过那个阴沉的文编时,他突然开口了。

“慢着……”低哑的嗓音拔高了音调,但听着还是有些渗人。我回过头去尴尬地笑笑,询问他有什么事。

诺亚从衬衫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小卡片,比划比划,说到:“我突然想讲一个故事。”

我挣扎了一下,却挪不动步子,但还是回应他:“现在很晚了……明天再听你讲行吗?”

“啊,你说的‘明天’现在已经到了。”他用右手指指时钟又指指面前的椅子,“坐下,听我讲。”

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会顺着他的命令坐下,也不明白他发什么疯。但此刻也只能硬着头皮听他讲了。

“乖,听完就让你睡觉。”他满意地点点头,开始了叙述。

“从前有个古老的传统技艺的手艺人。”

“有多古老呢。”我忍不住嘴贱插了句嘴,随即意识到这不太好,但诺亚显然不太在意。

“现在已经无人使用了。这个现在包括几百年以前,奥雅王国时期……”

这个故事古老且十分富有神秘色彩,我忍不住被故事里技艺人经历的种种事件所吸引。诺亚的语言精简,很有特色,基本上我忍不住嘴贱出来的问题,他都能在不破坏故事流畅性的情况下以一两个词回答下来。这让我觉得他整个人仿佛都在发光。

“……事出突然,技艺消失了。”他停顿了一下。我却为故事的神转折感到不可思议,却万万没想到这之后还有更大的神转折。

“那是它自己消失的。”诺亚长叹一声。他手中的卡片四周不知何时开始萦绕起了一层又一层的光点,仿佛在应和着他的话语。诺亚真的是这样一个自带PS特效的人。我也是现在才发觉。

此刻,他苍白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无力。他扬起手中的卡片,贴近脖颈。

“手艺人自杀了。”看似毫无攻击性的卡片一点点嵌入人类外壳之下更深更深的地方,血液争先恐后地奔涌而出,我面露惧色,想要离开这里,可依旧不得动弹。无奈之下只好看着他直喷血。

诺亚似乎想要笑,却又笑不出来。我又想笑又害怕。不知怎么办才好。他又说:“你肯定觉得,这么多血,肯定死了。对吧。正巧我也是这么想的。”

“可不知为何我依旧在这里。”还能把往事当成清明节吓人的故事讲给别人。

我直接晕了过去。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