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elchairs。

因为是轮椅所以饲养起来非常困难。
以及,没有任何拯救世界的方法。

诺亚死亡-存戏-死去的人出现在我们身边,才是最奇怪的事。

为人者时大限将至。睁眼闭眼,长姐的影子似在千百公里外的海面呼喊。亡者以私念诱人,不是徒劳无功。

由站立变直坐再躺下,身后的长椅承受的重量不算太沉重。当宣告打响时理应停止一切行动,但时间仿佛还偎在膝沿柔弱地喘息,挣扎着爬上扶手椅又滑落下去。普通的钟已经计算不清时间点,表盘之后的齿轮间藏着一个人凄楚的哑剧,碾碎的是晶卡和积尘的作坊,是俊逸年青的面容和衰老成沉默的心。诗人曾说生命并不短暂,短暂的是人。可等待实在是太漫长了,超出了人类所有的短暂。属于人的诗册在烛火的白烟间被啃噬的只剩下书脊,而人的目光却还盯着书脊不放,这也是为人者的证明。是离族多少年来以人自居的证明。

Time is up.

月光照在作坊的躯壳上,但斯人已逝。死者的脚步从未停息。大限已至,已阖上的眼在某样喘息不动的物品再次坠落并放弃向上爬之前向贩卖星辰的商人上书。

吾愿以偿。毫无波澜的脸上仿佛出现了笑容。吾为人者不再以“诺亚”之名存世。最终以此解脱。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