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elchairs。

因为是轮椅所以饲养起来非常困难。
以及,没有任何拯救世界的方法。

同床异梦 Part1

Part1

 

Notice:

- 夜修罗×夜赫,或者逆也没什么关系。

- 因为总的来说是亲情向。

- 应该是架空,背景没什么所谓。

- 难得看到我取这么正常的名字,拒绝套路,我诚实的告诉你们吧——

  OOC预警。

 

兄长的状况。

 

    夜修罗努力睁开双眼,从床上坐起来,掀动了被子。年幼的弟弟睡在一旁,被子掀开来也还是安安稳稳,看着应该是一个晚上都没动一下。当然了,夜赫向来和别的小孩不太一样,乖巧的多也严肃的多。

    兄弟沟通感情晚上一起睡觉,这事小时候应该经常干。这幅场景太正常了,正常到处处都透露出了诡异。你看,最大的bug就是——

    就是——

    夜修罗想不起来了。

 

    夜修罗下床穿好衣服,洗漱完毕才回来叫夜赫起床。

    他伸手推了推夜赫,夜赫不动。再伸手推推,动了,但是还是赖着不肯起,并且裹着被子把自己包地严严实实的。

    “起床,待会儿爸爸妈妈要等急了。”夜修罗弯腰,在夜赫耳边说。

    夜赫皱了皱眉,继续缩着,小小声回答了一句:“马上,马上。”

    听到了夜赫的回应,夜修罗也不深究这句话的真假,直接转身离开了房间。

 

    打开了门,一扇普通的门。

    门外发生了可能有点不得了的事情。

 

    瞧瞧他看到了什么。夜修罗耸耸肩,合上门,往房间里看了一眼,然后再次打开。

    一样的结果。

    一个……长得比自己还要高的夜赫。三个黑黝黝的枪口。

    他确定这个家伙不是里面的夜赫以后,眼神再往夜赫的两边挪动。一个紫发半挽的妙龄少妇卡特琳娜,另一个是眼中饱含深情面上却要冻出冰渣子的卡琳儿。一人拿一把枪。很好,完全不知道夜赫什么时候和这两个女人勾搭上的,兄长的威严破灭。

    夜修罗开口道:“夜赫,我以为你很早就明白,这种做法非常不礼貌。”

    听了夜修罗的话,夜赫往旁边的卡琳儿指指:“我不知道为什么就被她说服了,抱歉。”

    卡琳儿则是用一种很复杂的眼神看着卡特琳娜,一边向夜修罗解释:“其实我也不想的,夜修罗大人……但是这个女人的话,真的,非常正确。”

    “所以我们最终决定要一起杀掉你。”卡特琳娜毫不在意卡琳儿对她的称呼,自顾自接话。

    夜修罗翻了个白眼:“你们什么都没说,没用的东西。”

    “那你就当作是为了爱与正义。”

    “可是卡特琳娜,这里只有我是正面人物,你们都是反派人物,我怎么能跟反派勾结去杀我哥哥?”

    “卡琳儿你怎么搞的,你不是说跟他说清楚了吗?”

    “他都说了之前被我说服了,明明是你现在给他又掰回去了。”

    “这说明你解释的不彻底,他还不明白为什么要杀掉夜修罗。”

    “你们为什么非得在我面前讨论杀我的事?夜赫,我很高兴你察觉了不对劲。但是按照你们这个智商引导的话题走向,拜托给我一枪,死了算了吧。”

    “我想明白了。”高个子的夜赫点了点头,又拿出把枪,以极其不符合画风的语气道,“我不应该听信谣言就来杀你,哥哥。别怕,我保护你。”话音一落,四声枪响。两枪是夜赫开的,正中卡特琳娜和卡琳儿的脑袋。另外两枪则是卡琳儿和卡特琳娜反应过来迅速往夜赫心口开的。

 

    夜修罗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感觉大起大落来的太突然。他把门关上了,抵着门,转头看着里面刚收拾好的幼年的夜赫,沉默片刻。

    “打个电话给爸爸妈妈。”他说。

    “嗯?”夜赫背着小书包,歪头,“外面的不是已经死了吗。”

    原来你看到了。夜修罗顿时感觉自己有好多话想说啊好多点想槽啊但是又不知从何说起。你没发现死的是你自己吗这类的话说了其实也不太好。他伸手拉住夜赫,第三次打开了门。

    哇唔,尸体消失了。

    “……我们走吧。”作为哥哥他还是有保护弟弟的能力的。哪怕遇上蛇精病。

 

    楼只有两层,夜修罗很确信他没有和夜赫吵架,但即使是不擅长表达的夜赫,果然在发生这种奇异的经历以后一句话也不说还是很奇怪。

    夜修罗走在前面,一边走着,回头问了一句:“你难道不觉得有点奇怪吗。”

    “非常奇怪。”夜赫回答,接着提问“所以你能不能讲讲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就看到最后那一点内讧啊。”

    夜修罗就把大致情节告诉了夜赫,包括那个长得比夜修罗还高的夜赫。

    “那很不错啊,如果比你高。”

    “别夹带私货了,你明明看到了,那个你的年龄绝对比我大。只要我还是你哥哥,年龄还比你大,你就不会有长得比我高的一天。”

    夜赫停了下来。他说:“我忽然想通了一点,不知道那个长大的自己是不是也是这么想的。”

    “是什么。”夜修罗转身,等待他的回答。

    “我现在也有想杀死你的冲动了,不过他的理由应该和我不一样吧……”听着夜赫的话,夜修罗还没来得及反应,夜赫就从台阶上扑了下来。

    “接住我噢。”夜赫的小小的手变大了,摁在夜修罗的脸上,夜修罗的脑袋猛地和台阶进行了接触,而台阶似乎化作了刀尖——

 

    清醒。

    清醒。

    清醒。

 

    夜修罗醒来了,他看着身边的夜赫,成年体型,睡姿正常,没跟他抢被子但是枕头全部都给挪了过去。窗帘没拉上,但窗外还是漆黑。所有的光线在黑暗里都变得有了重量,轻轻盖在床头,夜赫的面庞,夜修罗的肩上。

    夜修罗:………………我是谁我在哪儿发生了什么。

    一切都是为了交流兄弟感情。他回忆起两个人抱着被子躲到以前的房间里玩游戏,然后窝在床上谈人生的初衷,再想想那个昨晚乖巧沉稳和自己一起拆游戏手柄的夜赫、年幼的夜赫、拿着枪智商下线的成年夜赫、此刻睡熟安稳的夜赫……他忽然感到人生一片苍茫。

    我的弟弟以后会是什么样……这种问题还是算了吧。无聊,无迹可寻,也无可奈何。不听话就先用暴力手段解决一下,没问题。

    指尖的温度带着一个兄长特殊的温柔,落在了月光浸润着的宁静的面庞上。

 

 

 

tbc.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