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elchairs。

因为是轮椅所以饲养起来非常困难。
以及,没有任何拯救世界的方法。

同床异梦Part2

Part2

 

- 继续,承接上文。

- 其实可以分开来看。

- 不过同床的话分开看就不太对了吧?

- 标题已经毫无悬念了我为什么要开这个坑啊岂可休。

 

弟弟的状况。

 

    夜赫脱掉鞋子,换上拖鞋,走进家门。

    倒是稀奇,夜修罗回来的比夜赫早,夜修罗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手臂搭着沙发背,脚往茶几上一搁,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电视放映的是一部冷门的电影。这玩意夜赫早给他推荐过,可夜修罗从来都表示不感冒,本来夜赫都已经放弃安利了的,没想到夜修罗今天居然在看。

    那是不是就说明其实每一次自己安利的东西夜修罗都有看过?夜赫立马否决了自己的猜想。他走到沙发背后,双手撑在夜修罗肩膀上,开口道:“哟,看电影啊。”

    夜修罗抬头,手扒在弟弟脸上揉两下,没回答。接着继续把注意力放回了电影上。本来夜修罗看自己安利的电影夜赫已经很满意了,也并不是真的问话,于是离开了大厅,朝浴室走去。

 

    浴室的帘子换了,从半透明的黑色换成了半透明的白色。

    夜赫简直不能再满意,他老早就跟夜修罗说过黑色的帘子其实和浴室的氛围很不搭。但是没想到夜修罗真的换掉。至少对于他来说,这已经是惊喜了。既看了他推荐的电影有换了他提议换掉的帘子,对于脑回路和他完全不同的夜修罗已经很困难了,今天发生的事简直值得庆祝。

    于是夜赫准备洗澡,他拉开了帘子。

    然后沉默了三秒。

 

    浴室传来了东西摔碎的声音,夜修罗起身走向浴室。夜赫打开浴室门,扔了个东西出来,夜修罗下意识躲开,往躲开的方向一看。

    女人,穿着紫色礼服头发湿淋淋的女人。卡特琳娜。

    死的。

    夜赫站在浴室门口,环着手臂,抬头盯着夜修罗,道:“哟,杀人了啊。”

    夜修罗只是“嗯”了一声。没什么情绪波动,夜赫都快以为面前的家伙换了个芯,但是那欠揍的鸟样让他确确实实肯定了这是他哥哥夜修罗。

    夜赫看看卡特琳娜,又看看夜修罗,道:“你知道吗你的表情现在很矛盾,一边写着我是无辜的,另一边写着她活该。”

    夜修罗耸耸肩,不知道在表示什么。夜赫问:“要我干嘛,帮你碎尸?然后扔掉?”

    夜修罗笑了:“我没这样想,怎么好意思麻烦你。”依旧特别欠揍,这语调一听就是假的。虚伪、冷血、无理取闹。噢得了吧,他就是喜欢使唤别人。

    “……你就是这样想的。”夜赫走出去,把卡特琳娜又抱进了浴室,“看你的电影去,大老板,放松放松。你弟弟养着也不是吃闲饭的。”

    杀人凶手夜修罗达到目的安心走去客厅继续看电影了。

 

    处理完卡特琳娜的残骸,洗完澡,夜赫穿上浴袍走出了浴室。

    他往餐厅的方向走去,中途路过客厅,夜修罗依旧看得津津有味。

    夜赫:……这么没心眼啊感觉好像不太对劲?

    正想着,夜赫打开冰箱,拿出牛奶,却摸到了……头发。

    夜赫:……好我懂了谢谢。

    他扯出头发一看,银色。再继续扯,脑袋出来了。熟悉的面孔,不就是弗雷斯特?打开冰箱下层,扒拉出理所当然藏在下面的身躯。哟这家伙死的时候还穿着西装呢。夜赫转头看向客厅,夜修罗的目光和他对上,他挑眉,道:“又杀了人啊。”夜修罗没回应,他便像收拾卡特琳娜那样把弗雷斯特收拾完了。

 

    夜赫觉得自己心理承受能力在今天有了个质的飞跃。

 

    他站在沙发旁边,电影已经放映结束。夜修罗问道:“怎么了?”

    “这句话本来是我想问你的。发生什么了,为什么杀这么多人?”

    “我也就杀了……”夜修罗话音未落,天花板开始发出碎裂的声响,咔叽咔叽一大片落下来。一具尸体因为缺失支撑也随之掉落,正中茶几。

    夜赫:“……”

    夜修罗:“……”

    就在沉默的片刻,又有两具尸体掉了下来。

    ……

    又有两具掉了下来。

    ……

    又……

    夜赫不淡定了:“你到底杀了多少人啊!不是不多吗!”

    他指指叠成小山的尸体,一个个点过去。

    “除了刚刚处理完的弗雷斯特和卡特琳娜,卡琳儿、雪巫王、尤利西斯、魅影。我的天,还有萨罗斯。什么仇什么怨?我没记错的话这些人都是你的手下吧?居然还有两个我不认识的。我真的没想到,夜修罗,你受什么刺激了,以前你也没表现出你的杀人癖好啊。”

    夜修罗说:“你听我解释。这些人其实都不是我杀的。我只杀了两个人。其他的人因为多角恋然后互捅刀子,都想嫁祸于我。特别是那个卡特琳娜。她带着好几个人的尸体往天花板上藏,结果被我发现了所以我杀掉她了……你明白了吗?”

    “我不明白啊。为什么他们都要嫁祸给你啊。”

    “没办法我看起来比较帅。”

    “还有。你说你只杀了两个人。卡特琳娜是一个,那另一个呢?”夜赫问着,天花板又抖动了一下,掉落了一个艾米。

    夜修罗愣了一下,回答到:“就是她了。”

    “但是马上就会有三个人了。”

 

    夜赫睁大了双眼。

 

    敷衍。

    无耻。

    伤风败俗。

    ……不要脸。

 

    这回的睁大是包含刚刚睁开的意思。夜赫醒来刚好是早上,阳光明媚。不过窗帘被拉上了不至于刺伤眼睛。他这才意识到他做了一个不得了的梦,而梦里的杀人狂魔还在旁边睡的香甜。一切都很好。唯一可惜的是这个夜修罗绝对没可能把浴室里的帘子换成白色,去看他推荐的电影。

    夜赫轻轻推了推他,尝试把他摇醒。徒劳无功。于是他从床上起来,换衣服,洗漱完毕,再回来叫夜修罗。

    脚掌对脚尖,压着夜修罗的脚,用力。

    用力。

    夜赫皱眉,怎么还没醒。

    整个人的重量压下去。

    啪唧,倒人身上。

 

    被压住的人拍着夜赫的脑袋一阵大笑。

 

    夜赫:我太天真。

 

    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夜修罗总是能得到他想要的。

    还有夜赫他本人,前途未卜。

 

 

    梦境毫无逻辑。

 

    END

 

【大家好结束再来一段。

同床异梦里表现梦境的都是相对于双夜这对CP来说的两大杀器。

夜修罗来说,夜赫的成长包括三观过正导致扭曲绝对是很麻烦的事。

夜赫的话,肯定是对夜修罗对他的利用不爽,觉得夜修罗要毁灭他。

当然了其实没所谓的。

这两个人已经互相打脸了啊。】

 


评论(5)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