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elchairs。

因为是轮椅所以饲养起来非常困难。
以及,没有任何拯救世界的方法。

【粮食】帝兰的相亲事宜

好,很好,是我想要的沙雕

天龙咕咕咕:

▽帝兰中心无cp(或者自由心证),游戏背景。
▽挑战沙雕ooc文风,有点不伦不类但是ooc倒确实做到了。
▽两个守护者设定,一男一女,详情见我流守护者人设。
▽献给 @Wheelchairs。 轮椅的点文。依然是拖了几个月(……)


1.
“帝兰……”


又来了。


意识混沌中,帝兰在梦境中沉浮。


他已经被这个声音纠缠好几天了,梦中回荡着熟悉的嗓音,却怎么也想不起属于谁。


他选择妥协,放弃抵抗。


“你是谁?”


他试图和擅自闯入他的梦境的声音对话,一如既往地直截了当。


那个声音一顿,再度响起时又凄切了八个度。


“帝——”


“帝——”


帝帝?


帝兰脊背发麻,差点被这个称呼雷到失去语言能力。


“咳,我不叫帝帝——等等,你想说,弟弟?”


他倒吸一口冷气。


“……安德莉亚?”


一片寂静。


“……姐姐?”


死空气。


“唉……”叹息声突然自他背后传来。


他克制住拔剑的冲动,僵着脖子转身。


与他面容相似却年幼了很多的少女站在他的面前。


安德莉亚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和身形,抬起头愁容满面地望向帝兰。


“别惊讶……我确实已经死了。这是你的梦境,所以我的样子来源于你最深的记忆。我真高兴你还记得我。”


“我放心不下你和莉莉安,所以一直没有离开。”


帝兰难掩动容。


“听说莉莉安交了两个男朋友,还是半神族和半魔族。”


“不,那不是男朋友——”


安德莉亚面带微笑地打断了他。


“帝兰。”


少女走上前来,仰起头伸出双手捧着他的脸,脸上浮现出令他毛骨悚然的熟悉笑容。


“你也不小了。”


不,他才23,他还年轻。


“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莉莉安都已经会飞了。”


“帝兰,我都已经离开这么久了,你还没有找到好人家,我很担心你。”


他的表情渐渐冻结。


“不用担心,我很好。”


所以有话直说他已经快因为睡眠质量极差而精神衰弱了。


“你需要一个可以和你共进退、与你一同分享喜怒哀乐的人。”


没有温度的手怜惜地抚上他紧锁的眉头。


“所以,去找一个交往对象吧。”


“找一个你喜爱的伴侣,和她携手度过一生。”


“我没有——”


“我会一直看着你的,直到你找到了所爱之人为止。”


……那他可能要死于睡眠不足了。天可怜见,还不如直接给他个痛快。


帝兰正欲为自己的睡眠质量辩驳两句,一阵天旋地转伴随着极具穿透性的的声音将他生生嚎醒。


“会长——”


“帝兰会长——”


“会长大人——”


费力地汇聚模糊的意识,帝兰猛然睁眼,下意识看向声源——公共休息室门口。哈乐乐被他刚睡醒的生猛眼神吓得不轻,嗖地窜到了同行的守护者背后,磕磕巴巴又飞快地交代了来意——他们是来递交任务报告的,守护者和他在大厅没找到帝兰,所以在凌风的提醒下来联盟休息室喊人。


明白了前因后果,帝兰淡淡地嗯了一声,起身离开沙发,接过守护者呈交的报告向神殿主厅走去。


帝兰一走,刚刚还紧张兮兮的哈乐乐就瞬间原地复活,以几倍的生龙活虎把双手往守护者的肩膀重重一按,一脸天崩地裂:“你看到了吗?刚才他的表情像是要把我给生吞了!难道上次我在转职手册里画胡子的事情被发现了?!”


“不……”


“还是那次不小心把神殿里的花瓶打碎的事情?!”


“你想多啦……先放开我。”


守护者无奈地拍拍他紧攥的手,眼神飘忽。


会长可还没走远呢。你自求多福。


2.
隔天晴空万里,没有一丝云彩,难得一见的好天气。


在英雄神殿门口站岗的卫兵小小地眯了一会儿眼睛,走完神一抬头就发现天空中出现了一片阴影,还越来越大,越来越大——直到他瞪着眼睛看到那片阴影降落在了面前。


漆黑双翅遮天蔽日,脸色却是与之对比鲜明的苍白,红眸獠牙,高大的身影挡住了所有光线。


是吸血鬼啊……挺高啊……


这位不久前才任职的卫兵愣愣地盯着面生的来客。


——吸血鬼啊!!


三秒后,脑子终于转过来的年轻人一溜烟地往神殿狂奔,被门槛一绊,脸朝下腹甲贴地滑行一路“刺啦——”到了离门口比较近的威恩脚边。


这么一惊一乍,魔法导师手上凭空出现的蛋糕又“砰”地炸掉了。


来不及舒缓直面近距离接触黑暗料理的恐惧,卫兵就着扑街的姿势抬起头紧拽着威恩的裤脚,颤巍巍地喊出了不知名吸血鬼到来的消息。随后又因为紧张过度加上缺氧干脆两眼一翻,晕过去了。


威恩一边腹诽着这届守卫心理素质不行,一边扶起他交给唤来的其他守卫照顾。与此同时不速之客已经来到了英雄神殿门口,宽大的翅膀和高大的体格隔绝了洒来的阳光,神殿内顿时蒙上一层暗影。


从二楼一跃而下的琳娜和凌风也及时迎向了异族来客,阻止他更进一步。


身着华服、脸色苍白的男子其绯红的眼眸在神殿扫视了一圈。


“帝兰在哪里。”


在公共休息室椅子还没捂热的帝兰不明状况地被凌风连拖带拽地请了出去。


他上下打量着变化异常的吸血鬼,迟疑着询问:“您是……格鲁特大公爵?”


见到了帝兰,格鲁特的脸色明显缓和下来。


“叫姐夫。”


“……”


“姐夫。”


“嗯。”


格鲁特眼神一凛,进入正题。


“帝兰。”


被点名的职业联盟会长心里一咯噔。


“你也不小了。”


帝兰手指一颤。


“安德莉亚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莉莉安都会飞了。”


“爸爸!放我下来!”


稚嫩而气愤的女声自格鲁特身边响起,这时众人才注意到一直被格鲁特圈在胳膊下的半吸血鬼少女莉莉安。


帝兰轻咳一声。


“先请进吧。”


格鲁特往神殿内走了一步,便巍然不动。


“怎么了?”


格鲁特脸色突然难看起来,望向旁边抱臂而立的莉莉安,一言不发。


接收到了视线的小姑娘一抖身后几乎是装饰的娇小黑翅,鼓起脸扭过头重重地哼了一声。


“真是的,爸爸的翅膀又卡住了。”


导师们憋着笑意,纷纷出手帮忙。


直至吸血鬼父女被请进神殿的会客室,格鲁特自始至终不再出声。


女儿叛逆,伤自尊,不想说话。


帝兰留意到格鲁特的气色似乎很不好——眼窝深陷、双颊瘦削,面色白得普通吸血鬼都比他红润。这已经到用吸血鬼一族普遍的体貌特征都解释不了的程度了。


你看人家路易多白白胖胖。


更重要的是这副憔悴的模样和缺乏睡眠的症状像极了——缺乏睡眠的吸血鬼,能想象吗?啊?


他觉得他应该重新审视他长姐的力量。


双方深刻贯彻了敌不动我不动的方针,奉茶后就坐在桌前面面相瞪。


“……安德莉亚很关心你。”最后还是格鲁特先开了口,毕竟心爱的妻子交代的任务还是要尽职尽责完成的。


而这也实属真心话,为了给帝兰解决终身大事,安德莉亚就和他们相爱时一样坚韧而持之以恒——她的亡魂无时不刻在向他念叨这件事,半个月来不曾消停,差点把他给解决了。再这样下去他可能会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被妻子的唠叨逼疯的吸血鬼公爵。


“还有我!”


莉莉安坐在格鲁特一侧,兴致勃勃地举起了手。察觉到众人汇聚在她身上的视线,莉莉安微红了脸,放下手重新交叠在大腿上,刻意昂起头别过脸去。


“因、因为是妈妈的愿望,所以我也会努力的。”


但这不是你该努力的事情。帝兰突然觉得头好痛。


“我们也非常乐意帮忙。”


事实证明,英雄神殿的工作还是太少了。


帝兰面无表情地凝视着不知何时围过来你一言我一语议论着的伙伴们,这种时候他们总是看上去分外闲的发慌。而作为奥雅战神的队友他们早已对这种死亡射线习以为常,特意从神羽圣殿赶过来凑热闹甚至暂缓了本月财务清算的某神羽骑士团长还得寸进尺地转头对着帝兰竖了个大拇指。


滚回去工作,斯塔那。帝兰的目光更加强烈,遗憾的是他并没有练成“用眼神杀死你”的特技。


“你有一群很好的同伴,帝兰。”


相反地,看到异常积极的几人,格鲁特欣慰极了,甚至对他笑了笑。


帝兰张了张嘴,发现自己实在没法昧着良心对这句话附和两句。


心痛头也痛。


帝兰刚遣散这群不嫌事大的捣乱鬼,格鲁特就开门见山,并不给他推辞的机会。


“帝兰,你对人类和吸血鬼之间的种族和平交流作出了很大的贡献。”


“现在我们之间的关系已经不那么敌对了——如果你想要一位吸血鬼新娘的话……可以参考一下我的意见。”格鲁特看向莉莉安,小姑娘会意地把厚厚一沓资料攀着桌沿滑向了帝兰。


帝兰顶着格鲁特鼓励的眼神,硬着头皮翻了几页——详细到身高体重翅膀尺寸甚至连吸血口味都一清二楚的各个吸血鬼适婚女性还附照片的个人信息。


求生欲让他把资料推了回去。


“先别急着拒绝,你可以慢慢挑选,这些都是我的领地内最优秀的女性,不用担心配不上你。”格鲁特伸手按住最上方的一张纸,不容拒绝地终止了他的逃避行为。


“这些只是参考,如果你有更好的人选那就最好,但据我所知你似乎没有特别心仪的对象。关于这件事你的朋友们也提了很多建议,我觉得有几个主意确实不错。”


“什么主意?”


“你的朋友请求保密,今晚就能揭晓。我认为还是很值得期待的。”


帝兰不祥的预感更重。


他可不这么认为。


3.
“不用谢。”发小脸上带着令他手痒的闪亮笑容,“这种事情交给我就好,有格鲁特公爵的协助,今晚一定会为你找到命中注定的另一半。”


为他量身打造的相亲宴?


他一点也不喜欢这个好主意。


帝兰深呼吸后缓缓开口:“斯塔那。”


“嗯?”


“开场第一支舞就交给你了。”


斯塔那的脸僵住了,他就不该把跳得像只兔子的预警神经当成错觉。


“你是魔鬼吗?!上次你果然是故意的!”


罪魁祸首置之一笑,欲盖弥彰般别过头去。


“你敢不敢看着我说话!!”


没姐疼发小不爱,真真是凄凄惨惨戚戚。在两个人宛如决斗般的双脚角逐结束之后,斯塔那将扭曲的表情掩藏在假面之下,以“愿今夜永不结束!”和猛然高昂的乐声揭开这场别有用心的宴会序幕,随即一瘸一拐地被管家搀扶着去一边养伤,转身之际还避开他人视线对着帝兰比了个中指。


而帝兰无动于衷。他没时间去得意,小仇得报一口恶气还没出尽,下一秒心又提了起来——接下来周围如狼似虎的视线才是最为棘手的敌人。


第一个被带到他面前的是水蓝色长发的少女,白色饰羽的面具之中嵌着她宝石般灵动的双眸。她同样发色的舞伴的表情是帝兰今天看过无数次的笑容,他将她的手递到奥雅战神的手心。


“等等。”他出口唤住了正准备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的少年。


“守护者,你们还没成年吧。”


他们先是齐齐一惊,没想到还没开口就露馅了。而后被帝兰牵着手的少女守护者哎呀一声,和少年一同露出了恶作剧败露的狡黠神情。


“居然被认出来了……”短发的少年嘟囔着眨眨眼,试图补救:“没关系的,格鲁特公爵说过感情可以慢慢培养。”


少女腾出一只手虚掩住嘴,让自己的笑声不要那么明显:“会长,我们可以日久生情嘛……”


帝兰无视她抖个不停的双肩,毫不留情地下了逐客令。


“你们该去休息区。”


“会长——”垂死挣扎二重唱。


“回去。”但帝兰更坚决。


女孩扁扁嘴,不情不愿地取下了假面,被男孩扯着手腕带离舞池,离开之际还愤愤地一敲他的后背抱怨着计划过早的败露。帝兰目送着两个守护者打闹着远去,直至确认他们到了休息区才收回视线。


“我觉得守护者也不错啊,嗯——年轻、勇敢、富有魅力……”女人宛如咏叹般悠长的语调和贴得过近的面孔夺过了帝兰的注意力。


不知何时来到他身旁的琳娜笑意盈盈,正对上他转回来的视线,红唇轻抿,继续火上浇油:“还是说,你更喜欢我这个类型的?”


帝兰面无表情地看回去:“没感觉。”


琳娜终于忍不住扑地笑出声,站直了身体,毫无诚意地摆摆手:“开个玩笑,不要放在心上。不过,你刚才的话可不能被那孩子听见,我都还在伤心呢。”


“我只是实话实说,并没有否定你和他们的能力以及特质。而且每个人都有各自的——”


女同僚一脸这个人简直没救的表情,她摇了摇头,淡紫色的小礼帽也随着晃了晃:“好了好了别念了,我认输,我认输。你呀……还真是不解风情。”音乐家不满地轻哼一声,扶了扶假面的眼角,背过身朝着一边久候的舞伴走去,某个时刻她回过头向尚未移开目光的帝兰绽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享受这个夜晚吧。”


美丽的女郎保持着神秘的微笑退场了,而凌风仍旧绷着一张脸。琳娜把手搭上他递来的掌心,踏着舞步远去,融入了人群。


4.
琳娜走后其他人仿佛是得到了什么进攻的信号,他身周的包围圈迅速缩小,三五个大胆的女孩已经按捺不住拎着礼服的裙摆开始向他款款走来。和接下来的脂粉地狱比起来,先前两位简直只能算是新手教程的难度。


再怎么不情愿,出于礼节他也不能拒绝所有写作邀舞读作投怀送抱的女性们——二楼吸血鬼大公爵几乎从未移开的锐利视线刺得他如芒在背。


对于那道凌厉目光之中的含义,他甚至产生了“跳舞或死”的错觉。


帝兰拂了拂并无褶皱的衣袖,即使这战场不属于他,他也将整装待发。


读不出面前之人的表情,那便索性想象成削了皮的马铃薯。控制力气握住过分纤弱的手,揽住纤细的腰肢,恰到好处地保持距离,随着不止息的音乐迈开舞步,在偌大的舞池中回旋。


看准时机在舞曲的间隙放开上一个舞伴,来不及喘息,一转身的功夫怀中便又纳入另一个。


舞蹈的动作早已烂熟于心,帝兰双目放空,时不时被舞伴佩戴的饰品硌到了才慢慢悠悠地回个神。


嘎吱嘎吱。


嘎吱嘎吱、嘎吱嘎吱。


生锈的肩颈发出绝不可能的声音,帝兰开始怀念竞技场了,在那里他和剑都是自由且灵活的,肃杀与庄重的氛围令人安心。而现在滑稽的企鹅离开了极地,在灯光下漫无目的地摇摇摆摆,经受看客目光的洗礼。


非同寻常地疲惫。


更换过无数次的舞伴面容已经模糊不清,怀春少女或是别有用心的贵女,一个两个媚眼抛得风情万种,但等帝兰接收到的时候就只剩下眼角抽筋了。


午夜的钟声响起,然而并没有辛德瑞拉的玻璃鞋等待他拾起。


他松开最后一位舞伴的手,从气息甜腻的海浪中抽离,就像逃离进了魔法导师的厨房那样迫不及待。作为主办人的斯塔那适时地出现,伸出手在背后不着痕迹地扶了他一把,于是帝兰顺势将舞会谢幕致辞的任务交还给他。


战斗终了。


但噩梦才刚刚开始。


5.
“哟。”咖啡厅里,男人向他举杯示意。


帝兰的目光霎时复杂起来,就好像他面前坐着的不是曾经的师长而是三头龙。他揣度着语气,斟酌着开口:“您怎么回来了?”


“给你介绍……对象。”夜赫抬了抬眼皮,没什么精神的样子,说得慢吞吞。


不出所料。帝兰表情麻木地想。不愧是吸血鬼大公爵。


他长长地叹了口气,主动接下话茬。


“请您别取笑我了。姐夫……格鲁特大公爵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对这件事热衷了起来。”


“别说敬语了。”在回答他之前,夜赫摆了摆手,重新坐直了。“听上去挺奇怪。”


“或许有什么别的原因,不过你也到这个年纪了。”他闷笑了一声,双手捧着茶杯。


“你要是有心也正好趁此机会好好考虑。”


“我心里并没有什么合适的人选。仓促决定只会耽误对方的一生,我不希望看到这样的婚姻。幻影……北方和王国的战事还是没有完全平息,现在考虑我的儿女私情未免太奢侈了。和平的国家才能带来幸福的家庭,有难同当确实值得赞扬,但作为爱人我仍会心怀愧疚。”


他有些控制不住地话多起来,或许是这间咖啡厅的气氛太过安宁平和,又或者是因为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好好谈一场了。最重要的是,这感觉并不坏。


“可惜你错过了前两天的舞会,那比打仗还要累。”


“格鲁特看起来是铁了心要找个弟媳了。”他的语调难得松快起来。


“是的……但我没想到大公爵竟然能把你请回来。”


“那可算不上请。”夜赫的脸色微微变了变,随即岔开话题,“还是说说你自己的事情吧,你看上去对格鲁特的异常已经有了答案。”


“这要从一周前说起……”


听帝兰坦白了闹剧始末的夜赫不禁哑然。


这可真是……同一个世界同一个哥/姐。不管哪个国家,长辈的关心都是令人头疼的存在啊。


拘谨的试探后男人渐渐打开了话匣,两个人似乎都选择性地把正事给忘了。夜赫把手边的杯子给推得更旁边了些,一手支着下颌一本正经地开始胡说八道。


“你的未婚妻候选人们的资料我也看过了。”他金色的双眼静静地盯着帝兰,无形中造成的压迫和威慑被接下来的话搅散得一干二净。“确实各有优势,到现在格鲁特也应该为你甄选过几次了,如果你还没有中意的可以换个思路,比如说换个交往对象的性别。”


不我觉得这个思路问题很大。帝兰放下还没喝上一口的茶水,沉默着擦掉溅上桌面的水迹。


“来之前我去见了一趟水无月,她让我转告你明年把儿子或者女儿带给她见见。”


帝兰徐徐呼了一口气,不打算对此发表任何意见。


这水是喝不上了。


他盯着杯中荡漾的澄清液体心想。


“关于男性婚约者,我想——”


好了请你不要再继续了。


帝兰克制住翻白眼的不雅冲动,折中了一下改为盯着看不出花的天花板。


快住口,我不想听这个。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意愿太过强烈感动了上天,他所拒绝的后文并没有到来,夜赫的声音断在了半途,此后一片静默无声。


帝兰带着疑惑移回视线,却发现原本说得正欢的对象已经闭着眼睛趴在桌子上睡得不省人事。他迟疑着开口连唤了几声都得不到回应,最终不得不放弃把夜赫叫醒。


怎么突然睡着了?他兀自纳闷。


直到他终于松了一口气拿起闲置已久的茶杯正打算喝口水时才意识到哪里不对——到底是谁把酒当茶上了?!


6.
和旧师的会面给他迎面而来的灾难开了一个头,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活泼的、端庄的、清纯的、性感的,各色各样的适龄少女不停地来了又走,其中不乏名门望族,同样也不是没有身世平凡的姑娘。在一干人等各怀心思的注视下,帝兰只当自己是产品检验员,走马观花地一个个送走从流水线运输而来的萝卜头——实际上在他眼里这些妙龄女子和某些蔬果也没多大区别。


“喀嚓、喀嚓”。


头顶轻微的碎裂声在帝兰耳中放大为爆破的前兆,他毫不犹豫地抬起右手下压中止这次约会并示意面露惊讶的女性保持安静。


事实证明他不过多此一举,敌人根本没有躲躲藏藏的意向。


“帝兰——!!”人未至声先闻,在淑女惊慌失措的尖叫中,不速之客从上方的大洞中砸下。巨大的黑翼向两侧一展,形成的气流卷走烟尘碎石,强行开辟出一方战场。银发的青年蹲在仅剩的桌子上,抬起属于仇敌的红眼,竖起宣战的黑羽,露出狰狞的微笑。


“来战!让那些家伙看到我才是最强的!”


“黑帝兰?!” 帝兰把受惊的女性护在身后,紧蹙着眉头,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而他欣慰的眼神却暴露了他快要跳起圆舞曲的愉悦心情——这种只针对他一人的敌袭意味着他终于能从约会地狱中脱身——虽然是暂时的。


“拔剑吧!”


一身黑铠的复制体视线紧紧黏着显然重点不对的本体,满意地曲解了对方神情的异样,将其视为应战的信号。


帝兰却纹丝不动,仍旧是防御的姿态。


“我没带剑。”


“今天我就要让你——你说什么?!”


黑帝兰一哽,随后他终于舍得将一点注意力施舍给本体以外的人,他的目光越过帝兰的肩头剜向妆容精致的少女——她披着的那件外套还是帝兰的。


在他过来砸场子之前他们在进行什么好事现在一目了然。


黑帝兰气得发抖,几乎要原地爆炸。


他万里迢迢赏脸来找帝兰打架,这家伙居然在跟女人卿卿我我?!


相亲是什么玩意儿?有他俩的决斗重要吗?!


没有!!


“帝兰,你真是太令我失望了。”黑帝兰反而冷静了下来,他从桌子上站起来,以绝对的高度优势和蹲到发麻的双腿俯视着这对男女,然后狞笑着举起了重剑。“那就给我去死吧!”


——所以这家伙为什么突然发疯?


帝兰一边掩护着逃离修罗场的千金小姐,吸引着火力和黑帝兰来得莫名其妙的怒气,一边略显狼狈地躲闪着对方沾染了狂暴的杀招,对于他宛如疯狗见人就咬的攻击百思不得其解。伸手可及的桌椅餐具甚至是灯具都被他当作武器和护盾,但木石所制的家具被攻击的余波一刮便裂成碎片,掷出的刀叉撞击上坚固的铠甲就叮叮当当地掉落,只来得及留下浅淡的划痕。


他抹了一把左脸划伤处流下来的血痕,余光注意到已经破损得不成样的昂贵衬衫,在战斗的间隙甚至还有闲心估算着直线上涨的经济损失。帝兰边打边退,缓慢地将对方引往咖啡店外已经被清空的街道——援军应该就快到了,在此之前,还是先想办法承受这逃掉约会的代价吧。


7.
那厢黑帝兰和宿敌打得火热,这边萨罗斯站在清冷的街道上背景寒风萧瑟。


他抬起正常的那只手捂住完好的半边脸,开始回忆他被落单的始末:


作战会议——没有问题;制定计划——全票通过;执行计划第一步,派人闯入奥雅都城制造恐慌——没……问题大了去了!


几乎是刚潜入敌营内部,卡琳儿一个箭步冲进人群,逢人就揪着领子问“亚斯兰在哪?!”,而黑帝兰一听说帝兰在相亲就嗷嗷叫着冲了过去,活像是他要去赴约。


在他试图开口挽留之前,两大战力溜得一干二净。


什么作战计划?有这回事?


萨罗斯心里拔凉拔凉,寒流窜过。


他不着痕迹地挪了挪步子,离身旁的雪巫王远了点。


这种黑恶势力没救了,丢脸。


那两个着了魔的家伙是指望不上了,而他作为一个拥有全勤奖的反派,怎么能因为这点挫折倒下。A计划破产了还有临场发挥的B计划,毕竟要以大局为重——前面好像是守护者走过来了,在此之前还是先向他们打听打听心灵结晶的下落吧。


当然,这都是为了伟大的幻影大业。


TBC.
——————————————————
作者有话说:
关于帝兰的相亲灾难的一句话后续:
后来朵朵西回来了,新一轮的风波再度掀起。


原本说好的2k字结果完稿断断续续写了近8k,字数爆炸,控制不住……

评论

热度(31)

  1. Wheelchairs。天龙咕咕咕 转载了此文字
    好,很好,是我想要的沙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