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elchairs。

因为是轮椅所以饲养起来非常困难。
以及,没有任何拯救世界的方法。

美人相骨

tips:大纲文,只有我看得懂的大纲。钟函谷性转,世界为艺人AU,人物OOC可能因此只打CPtag。

  
  钟函谷一眼就瞧见了雯梓身后那个小朋友。原因无它,其他人都盯着雯梓转,而这个小家伙,一直瞪着水漓漓的眼睛观察钟函谷,并且毫不掩饰。

  其余人要看她,也是偷偷地看。

  不会有人对她不好奇的。

  抛开别的不说,首先美丽的人就很吸引人。而她无疑是美人,唇如弦月,山根直挺,柳眉凤目,垂睫似倦。至少皮相上合格。

  这么一个美人,坐在一旁――在其他所有人都站着的时候――投在雯梓身上的目光又很是和蔼慈祥,除了雯梓自己恐怕没人会能当做什么都没看见。

  而雯梓,她的十八岁生辰有那么多人来访,那也就有这么多人好奇了。

  直到钟函谷开口,让雯梓把那小不点提到她跟前来,雯梓才懒懒地回了一句“钟先生您事儿真多,那阿岚就借你玩一下吧”,回头继续招待宾客,也没注意其他人眼中的震惊。

  他人又何曾想得到雯梓口中的钟先生是个女人呢。

  雯梓说钟先生是衣冠禽兽,是臭棋篓子,管用的时候少没用的时候多,让人听了都心生怀疑,但也是她,不许人说钟先生的不是。那么,雯梓自然是敬重钟先生的吧?可是这……

  不管其他人心里怎么纠结,钟函谷算是终于好好看清楚了这个小朋友,还知道了他的名字。

  她捏捏小朋友的脸蛋,上下左右仔细看了一遍,神色似是有些凝重。雯梓忙问是怎么回事,而钟函谷沉吟一声,摇了摇头。

  “怎么了,你快说啊,快急死我了!”

  “唉,注意一下言辞。今儿个是你生辰……”钟函谷琢磨了一下,含糊不清地回了一句“面相有点问题,此子生路坎坷。”

  阿岚面露不豫,又极力克制,总归是没说什么。雯梓倒是急眼了,非要钟函谷给个说法,可最终还是被她绕回去,反应过来时,已经到了人群之中应酬了。

  这就是她和小家伙第一次见面。 他不是很愉快,她挺乐。 后来断断续续几次相逢,也打过照面的交情。她看着小朋友水嫩嫩的脸臭地和他欠了她钱似的,才反应过来自己被人不待见了。

  钟函谷左思右想,想不出个理由。她自认对这个小朋友还算喜爱,又没做什么事欺负他,还给他看了相……

  她像是才察觉到,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她哪里想得到他这么记仇。不过这在她漫长的生命中只是点点微澜,揭过了,想通了,也就不在意了。

  她不在意,有人在意。阿岚很在意。

  实际上,任哪个人第一次见面就被说前路坎坷,都会有那么点小意见的。

  直到有一天小孩子实在是藏不住,跑进她家的院子里,拿着一张狰狞但精致的般若能面问她。

  “钟先生,你能不能告诉我这个面具是什么来头。”

  钟函谷遂给他讲了六条妃子的故事。他还要听,讲着讲着整部《源氏物语》都差不多交代完了。

  小孩赌气也赌不下去了,嘟囔了几句,大致意思是她还有些真才实学。 又问她为什么说他前路坎坷。

  钟函谷看了他好久才慢吞吞吐出一句:“你不好奇你的未来会出现什么劫难吗?”

  阿岚摇摇头,他只想知道钟函谷那么随意的,也与他曾经听到截然不同的说法的依据在哪里。

  于是钟函谷点点他的额头,说:“天庭饱满,”

  又点眼睛:“眼含桃花,”

  又点鼻梁:“山根贯顶,”

  又点嘴唇:“唇如仰月,”

  才总结:“男生女相,非富即贵,好面相。”

  阿岚更加不解了,这些评价他不是没听过,可这和钟函谷原先说的似乎不沾边甚至还有点相悖。

  “九骨丰隆,好骨相。”她接着说,“阴阳骨肉匀相宜,少时不贵终身富。阿岚,你说你这相如何?”

  “应当是好的……”

  “皮骨俱备者,非极位不登。年少时皮相掩骨相,过些年岁锋芒显便无人可挡。美人骨,世间罕见。有骨者,而未有皮,有皮者,而未有骨。世人大多只见皮相未见骨相。若有人知你得天独厚如此,妒你,怨你,恨你,你当如何?”

  “与我无半点干系。”阿岚像是还没反应过来,干巴巴回了一句。

  钟函谷笑道:“确实如此。好了,小家伙,这么晚了你也不困么。”

  阿岚突然觉得自己很累了,像是马上就要昏过去。

  他确实睡着了,抱着可怖的能面枕于美人骨上,檐后的日曙估计是要错过了。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