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elchairs。

因为是轮椅所以饲养起来非常困难。
以及,没有任何拯救世界的方法。

圣谕残片

tips:尝试着用了自己喜欢的作家的写作方式写的文章,很晦涩但内容没有很深的含义。无明显逻辑。有可能只有自己才get到的黑色笑点。不喜欢就退出去,还请不要发表负面评论,这个写作方式的创造者我很敬佩。哪怕我是拙劣的模仿者,我也不允许他墓前少一个磕头的不肖子孙(我)。 末尾有一个被迫加上的群宣,是语c群。

  over,ready?





  
0
  谋逆的狂人高举圣枪追随神明踏入轮回,被火焰洗涤过的城市在灰烬里重生。
  惶恐的碎片散落了一地,胜利者来不及欢呼,失败者来不及悲痛。白袍的圣职者叹息一声,告予信徒们:
  吾等莫知神之所为,不可臆测,然信仰无罪。

0.1
  信仰是无罪的。

1
  人们在圣职者的协助之下重新建立了社会,虽然还没恢复成曾经的繁华,但已经足够这些可怜的人生存下去了。

2
  新世界没有英雄,没有舟,有的是几千只沉默的羊。
  头羊是灯,他把夜晚顶在自己的角上,这样哪怕是在黑暗中也不会有羊掉队。

2.1
  羊群随着头羊,从一片贫瘠走向另一片贫瘠。

3
  这新世界的角落有一枝玫瑰。玫瑰高扬着自己的头颅,迎接斩首的命运。
  没有人折她,玫瑰仿佛是奢侈的时间里才配拥有的珍宝。如今人们两手空空,沙从指间缝隙滑落,他们无法也不能接触她。
  可浪漫的情怀是不会因为窘迫的现状消失的,玫瑰暗示他,使他说出“我在”。 于是那情感奔涌而出,填满成一片湖泊。

4
  头羊在一块绿地上分出了一部分羊。
  那些羊拿到了一袋金色的种子。

5
  白昼将阴影囚禁,阴影与黑暗有亲缘关系。
  阴影和寂静一起嘲笑着他。

6
  头羊又分出了一部分羊,年老的羊走不动了,必须得有年轻的羊照看。
  剩下的羊不多,只有几只同头羊离开。

6.1
  而后又有祷告,所有羊齐齐跪下――除了头羊。
  他转身描摹世界的新貌,仔仔细细,哪里他走过,哪里有他的痕迹,哪里有他种的玉米……

7
  圣职者死于平地摔。
  目击者奔走相告。他们大喊:
  神明已死!

8
  羊群纷纷化为骏马,追着希望跑。
  信仰无罪,可神明已死。
  没有头羊便没有羊群,没有神明便没有信徒。
  他没有坟墓,没有棺木,没有尸体。
  死去的人踏入了永生的旅程。

9
  世界自由了。


欢迎加入永远的摸鱼之都认证间,群聊号码:608748584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