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elchairs。

因为是轮椅所以饲养起来非常困难。
以及,没有任何拯救世界的方法。

新雪吹沙自别后


  是大纲文,甚至不算文。想写了很久但是并不觉得自己能说出每个部分,最终还是觉得该给他们一个交代。
  其实他们的名字我都记不太得了,包括我给他们取的字,我的期许。
   这只是一些琐碎的片段。
  
  那仅是京都之乱后的一场梦,梦了很多年,也没打算醒来。
  
  
  
  
  “我想去过诗里的生活。”
  
  那天京都将乱未乱,邝月城负手而立,突兀地对季小王爷说了这么一句话。
  这实在很奇怪,他寻思着,但还是选择信任挚友。
  
  “事成之后,你想要什么样的生活没有,全都许你。”
  

   可惜这场争端是以邝月城反戈,季暾的失败告终。
  
  休烈带着他的安乐师回到了武林盟,再不插手朝廷事务。朝堂再怎么鸡飞狗跳他也不管,好像安插间谍推新皇上位和他没一点关系。安乐师每天追着他打,他就摆出乐呵呵的好人脸,一边跑一边嚎“我让你打你别生气了”。
  
  柯霄站在季暾身边,也输了个彻底,不过他的魔教根本没什么损失只是带着一肚子火回去。
  
  吴树山,或者说温竹和尚――已经被主持罚去后山思过了。柯霄每隔一段时间便来骚扰他,连扫地送饭的小沙弥都嫌他烦,而温竹则含笑不语。却在某一天离开了寺院,三步一跪五步一拜下山,说是回报众位长辈和子弟。可柯霄在一旁听得清清楚楚,他的每一句话,都是“弟子参不透”。
  
  季暾倒是没怎么凄惨,休烈根本就撒手不管,当初斗得再怎么厉害,休烈还是武林盟的盟主而不是他季王爷,京都仍旧是他的地盘。不过经此一役他对皇位没了兴趣,倒是他那皇帝侄子,盯他盯得紧。
  

  转眼便是十年,休烈还在他的位置上,柯霄和季暾则结伴游山玩水去了。温竹去说书,人都唤他刘先生,他只讲当年的京都――其他人不敢讲,所以很受欢迎。安乐师开始两头跑,他大概是受够休烈的破德性了。听着他抱怨,曾经的温竹现在的刘山南把茶杯捧起,水汽遮住满眼笑意。
  

  再十年,他们成了传说。这其中还有刘山南很大的功劳。季暾活的比他侄子长,继位的侄孙年幼,不少人劝他摄政,他同小皇帝漫谈彻夜,第二天就跑路了。其余人也都丢下了一摊子事,享受下半生逍遥。
  

  不见的人只有当年放言要去过如诗般的生活的邝月城。

  
  又一年,春寒料峭,这几位挨个收到了他的消息。他们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聚在一起,站在邝府门前。
  
  开门的人是姜贵妃,她曾是季暾父亲的妃子,但季暾依稀记得信里邝月城说住在这儿只有他的女儿女婿。
  
  而后他们在这座庭院里吃酒喝茶,衔棋畅谈。邝月城坐在藤椅里瞅着他们,难得笑得开心。早该如此了,这不就知足了吗。
  
  

评论

热度(3)